故事:她生女时大出血摘了子宫,渣丈夫却嫌生儿无望要离婚(下)

2019-10-29 11:34:27 

当她生下一个女儿时,她流了很多血并摘除了子宫,但是她的丈夫觉得她没有离婚的希望(第一部分)

孔宁紧绷的神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断裂,她的意志变得更加消沉。自责和无助蚕食了她的心。

去食堂吃饭时,每个人都离她远点。他们宁愿慢慢排队,也不愿和她站成一排,每个人都会避开她。仿佛她是一种病毒,一旦被触及,就无法挽回。

孔宁越来越不愿意评论别人。她宁愿不吃东西也不愿再去餐厅,这让她饱受每个人的目光之苦。

她最后一次进食堂吃饭是简·一帆带来的。

男孩对她说,就像这群讨厌的人不存在一样,你越退缩,他们就会越有活力。那么,你该怎么办?当他们看到你没有受到影响时,他们会感到无聊,谣言也会平息。

孔宁鼓起一万个勇气,在每个人不友好的目光中吃了一顿饭,找到一个周围没有人的角落,坐下来。

内向而孤僻的孔宁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吃晚饭。他瘦弱孤独的身影似乎没有引起好人的同情。他甚至觉得孤立他的同学是不够的。他们必须用自己的手剥去她的衣服,把他们认为无耻的女孩钉在耻辱柱上。为了显示他们的正义,他们必须被一万人唾弃。

因此,当简一凡和高卓端着餐盘坐在孔宁对面时,张东学大声喊道,他的声音很大,传到食堂的每个角落。

简·一帆,高卓,你为什么还和那种人坐在一起,不太脏?说着,一脸嫌弃。似乎随便看一眼孔宁就能侮辱她高贵的灵魂。

简一扔筷子,就站起来指着张东学说,“张东学,你吃饱了吗?孔宁是我们的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诽谤她?你仍然是生活委员会的成员。”

张东学的话引起了每个人的注意。当她看到每个人都饶有兴趣地等待她的回答时,张东学似乎得到了一些支持。尽管如此,她的声音还是很大,的确,她妈妈就是那种人。有些人见过她母亲亲自陪客人去那里。恐怕她甚至不知道她父亲是谁。她妈妈跟着一位老人,以便带她去我们学校。......

别说了,我告诉过你别说了,简一凡冲着张东学喊道。

孔宁在角落里仍然一言不发,低头默默地吃着。她似乎没有听到这些恶心的话。只有高卓注意到孔宁的手颤抖得足够快,可以握住筷子。

孔宁的沉默让张东学这些人更加肆无忌惮,张东学继续说道,简一凡,你不喜欢她,你知道她整个假期都和其他男人住在一起吗?

剑一凡一拳打在张东学的餐盘上,鲜血立刻流了出来。张东学终于闭上了嘴。

高卓拍了拍简一凡,指了指孔宁的背。简一凡大步追着他。

孔宁去医务室买了一盒创可贴,小心地贴在简·一帆的伤口上。

谢谢你把我当成朋友。我不值得。当孔宁说完这句话时,他主动把桌子移到墙角,与包括简·一凡在内的所有人拉开距离。

简·一帆试图把她的桌子移回原来的位置,但孔宁拦住了她。

面对谣言,孔宁从未为自己辩护。也许她觉得没必要。也许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只要她不在,那些人就不会再伤害她了。

最后,校长把孔宁叫到办公室。当他回来时,孔宁的脸色苍白而绝望。没人知道班主任和她说了什么。

夜校后,回到宿舍,孔宁的一切都被扔掉了,理由是孔宁得了不洁的疾病,每个人都害怕被她感染。

生活老师狐疑地盯着孔宁看了半天,说:“孔宁,你明天去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把检查结果给大家看,这样学生就可以放心了。”。这并不是说老师不相信你。毕竟,宿舍里有这么多的人,他们年龄都一样。你应该理解这些担心,好吗?今晚让我们在地板上凑合吧。

孔宁保持沉默和顺从,就像一只被屠杀的羔羊。

心不流血的孔宁独自坐在操场上哭泣。

深秋的风给她瘦弱的身体裹上了深深的凉意。泪水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寒冷立刻渗透进她的骨髓。

孔宁试图冷静下来,打电话给她妈妈。她说,妈妈,我很痛苦。我想我很累了。

我妈妈在电话里冷笑着说,你还想做什么,你能让我省着担心吗,你有时间承受痛苦吗,你有时间承受悲伤吗,我怎么能看不到你多学习,我已经为你做了我能做的一切,你怎么能报答我呢?我不好意思告诉你你的糟糕成绩。

我母亲的话成了压垮孔宁的最后一根稻草。绝望的孔宁问道:“妈妈,你爱我还是爱分数?”?

我妈妈已经很不耐烦了,她责备道,我说如果你吃饱了,有时间在这里跟我说些戏剧性的话,最好多读点。如果我是你,我会羞于拿这么小的分数。

深夜,茫茫夜色中,看不到一丝亮光,只有萧瑟的秋风不知疲倦地吹着。

孔宁说,“再见,妈妈。

在“看到”这个词被输出之前,电话的另一端挂了。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安的夜晚。

每个人都睡得很香,我不知道谁在外面喊。有人,有人跳楼了。有人,有人,有人跳楼了。

半小时后,救护车来了又走,每个人都打了个哈欠,然后散开了。校园逐渐恢复平静。黎明前,清洁工清洗了混凝土地板上一滩深红色的血。

简·一帆在医院看到孔宁时,她仍处于昏迷状态。她的脸上没有血色,甚至感觉不到呼吸。她的头、胳膊和腿都覆盖着厚厚的纱布。

医生说她摔得很重,她的生命得救了,但她似乎没有求生的欲望。很难说她是否能醒来。

孔宁的母亲坐在地上悲伤地哭泣,上气不接下气。她蓝色脉络的粗糙的手用力拍打着地板,不知道是在后悔自己所做的事,还是在抱怨女儿辜负了她的苦心。

半个月后,孔宁醒了。

她惊恐地看着病房里的一切,七八个医生和护士冲到她身边,孔宁紧张地用被子蒙住头,全身变成了婴儿。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孔宁从创伤中恢复过来,但他的情绪比以前更加沮丧。他每天都被关在床上,看起来很无聊。他不吃不喝也不说话。

最后,经过心理医生的诊断,孔宁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孔宁的病情很严重,医生建议她住院治疗。幸运的是,在与心理医生交谈后,孔妈妈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非常愿意与医生合作来帮助孔宁。

至于老人,孔妈妈也从他身边搬走了。

学校的流言也随着孔宁的飞跃而被埋葬。

孔宁的父亲始终没有出现。孔宁的母亲已经要求法律援助。她准备通过法律手段迫使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承担女儿的治疗费用。

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实际上,更多的孔宁人没有这么幸运。他们没有得到相应的治疗,也没有得到家人的理解和陪伴。他们可能不得不在疾病中度过一生,甚至提前结束生命。

成就当然重要。作为父母,孩子拥有健康的心理和健全的人格更重要。

孩子们是坠入这个世界的天使。愿每个孩子在父母的爱滋养下健康成长!(工作名称:“我生病了,你有药吗?”,作者:纬度和经度。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