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惩戒,“度”在哪里

2019-11-08 16:00:50 

教学失控的“熊海子”呢?广东计划立法允许教师“站着跑”。日前,《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已提交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查。它规定,对于违反规定的学生,教师可以采取“适合他们年龄和身心健康的教育措施,例如命令他们站起来慢跑”。这一事件再次引发了关于教师惩戒权的舆论讨论。

对“熊海子”的适当处罚逐渐形成共识。今年7月8日,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其中提到有关部门将制定教师惩戒权的具体实施细则。7月9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进一步表示,他将迅速修订《教师法》的相关规定,以澄清教师教育惩戒权的行使。大多数教师对“不敢控制”的现状有许多抱怨。他们希望统治者会回来。父母也谨慎地欢迎适当的惩罚。

然而,关于惩罚的规模一直有无休止的争论:惩罚轻而无效;处罚更重,可能涉及体罚。跨界学科还会产生一些“狼老师”和“熊老师”,这对学生的身心健康会产生不利影响。

可以有适度的惩罚,但是如何把握惩罚的程度,教师是不允许持有的。适度惩罚的“程度”在哪里?我认为完全有可能把握教育的本质,从内心找到惩罚的“程度”。

首先,我们应该保持学科的教育属性。换句话说,教师应该从教育开始,不应该站在教育的一边,甚至相反,不应该把社会惩罚和家庭惩罚混为一谈。

因为它是一种教育惩罚,所以它一定有一定的教育意义。魏书生过去常常通过“惩罚”唱歌来惩罚犯错的学生。同时,教育和惩罚不能同时“惩罚”。还应注意惩罚前后教育元素的搭配,使包括惩罚在内的所有教育元素都能和谐地说话,发出“好声音”来说服“熊海子”口服。

第二,教师在实施纪律处分前应回答“惩罚问题”。具有“狼”和“熊”特征的教师往往容易出现违纪现象,因此教师应该为自己的成绩做好准备。

具体到教育纪律处分,教师应该首先回答“为了谁,为了什么,为了谁”的“纪律问题”,以避免“为了成绩,为了自己,为了父母,也就是说,不是为了孩子的成长”的错误纪律处分。同时,教师也应该了解“我是谁”,有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知识和爱心,为适当的纪律处分做准备。这样,惩罚就不会“任性和快乐”,也不会偏离。

第三,组织制定适用于纪律处分的方式方法目录。问题导向是基本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我们应该加强问题定位,坚持问题倒置的方法,找“船”或“桥”来“过河”。要解决适度惩罚的问题,关键在于“度”不明确、不清楚、不确定。我们也可以组织高级教师、家长教育智力、妇联、青少年保护组织、法律专业人员等。制定一系列处罚方式方法供教师参考。需要注意的是,本目录不能是学校的“霸王条款”,而必须是所有学校和家庭都认可的“明确说明”,必要时可提交当地人大审议批准。

最后,为了保护学生的身心健康,教师应做好录像工作,依法进行教育和纪律锻炼。一方面,教师可以在纪律处分上穿上“紧身衣”,最大限度地避免不当的纪律处分,保护学生免受身心伤害。另一方面,它还可以保护教师的权益,以防因处罚引起的家庭-学校纠纷。

(作者是蒲公英评论的独立评论员)

《中国教师日报》,第三版,2019年10月16日

河北快3 江西11选5投注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随机推荐